热点关注

孙颖:不要行政干预,交给市场去处理

来源:研究院     2019-12-19

  10月23日,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联合北京市消费者协会、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举办第三届3·15互联网消费论坛暨互联网搭售法律与规制问题研讨会,邀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有关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互联网消费搭售的法律属性、经济属性及规范治理等问题。中国法学会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孙颖在会上发言。

中国法学会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孙颖
  搭售这个词,大家普遍认为是中性概念,搭售本身不存在违法和不违法的问题。
  搭售有两种,一种是两种以上产品只能能绑在一起不能分开卖的,一种是二种以上产品既可以分开卖也可以绑在一起卖的。搭售并非都为法律所禁止,有些搭售可能还是消费者需要的,关键是看消费者是否可以选择,是否是被强制的,有些搭售确实会在总体上减低售卖价格。比如说化妆品套装,口红和面膜放在一起卖,消费者可以选择一起买还是分开买,就比较合理,这是允许的。但如果不给消费者选择,要买口红就必须一起买面膜,哪怕是明确提示了,也还是侵害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关于页面提示方面,也应该有一个规定,要让消费者找到所需页面的条款,甚至某些排除性风险的条款,应该单独摘出来,而不是埋在冗长的条款里面。如果能够通过勾选方式接受,要尽量多给消费者确认的机会。
  《电子商务法》颁发之前,默认勾选行为普遍存在。《电子商务法》禁止默认勾选后,大多商家都不勾选默认了,但却通过其他手段给消费者设置麻烦障碍。所以我觉得,经营者的诚信守法经营非常重要。商家的强制违法搭售,一定是缺乏诚信的表现,是经营者缺乏对诚信经营的主体认识,所以对经营者教育很必要,当然也要对消费者进行教育,消费者也要提高警惕。
  火车票、机票搭售的原因是不是佣金制度导致的?我觉得还不完全是。总得来说,这种问题应该交给市场。机票代理可以收服务费,也可以不收,不要行政干预,让消费者自己去选择,愿意就适当给一点服务费,不愿意就不选择。行政部门不要去做决定,交给市场自己去处理。个人认为,可以允许代理机构收费,但不要给它规定怎么收、收多少,前端后端都不要规定,让航空公司、代理机构在一个平台上竞争就好,因为它们提供的是不完全一样的服务。
  另外一个,主体资格准入,我认为不需要,也不符合改善营商环境的的大背景。消费环境的改善,需要监管部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加强对企业的行政指导。就算要求经营者有一定资质,能解决搭售的问题吗?解决不了,所以这是两个问题。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为特约研究员颁发证

    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为特约研究员颁发证

  • 河山:不是删了搭售条款就所有搭售行为都合法

    河山:不是删了搭售条款就所有搭售行为都合法

  • 陈凤翔:企业搭售商品的核心是追求短期效益

    陈凤翔:企业搭售商品的核心是追求短期效益

  • 刘俊海:搭售是中性词,但商家不能靠不公平的

    刘俊海:搭售是中性词,但商家不能靠不公平的

ICP备案号:京ICP备180238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