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

央视报道:部分平台推出“免费网课”借机推广网游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06-08

  现在各地的大中小学已经陆续复学复课,在过去的这个假期里,上网课是学生们学习的主要方式,但也出现了不少未成年人在网课期间沉迷网游,甚至是高额网络消费的情况。

  前不久,十堰市公安局茅箭区分局武当路派出所接待了一位有史以来年级最小的“投案自首”者——一位只有九岁大的小女孩。

  据这位小女孩的父亲介绍,女儿今年小学二年级,她利用近期上网课的时间,偷偷玩手机游戏,还悄悄充值了一百多块钱。被家长发现后,小女孩也承认了错误,表示之后不会再犯。可没过几天,她的爸爸发现自己的微信钱包又少了三十元钱。为了让孩子记住教训,爸爸就让小女孩自己去投案“自首”。

  上网课却玩起网游,好在十堰的这位家长及时制止了孩子的不当行为,而下面的案例中,家长就没那么“幸运”。5月初,江苏南通的陈女士在消费时发现自己的账户余额不足,查询后才发现近期自己的支付宝交易记录中有数十笔都是转账给一个名为“虎牙直播” 的账户。 

  陈女士:支付宝里面(交易记录)显示,“虎牙”就这个抬头公司,然后我就专门算了这笔钱,好像是3万多。

  在陈女士的追问后才得知,这3万多元的消费被孩子购买了“虎牙直播”平台上的游戏装备和打赏。陈女士的孩子今年读七年级,这段时间以来她把自己的手机给孩子上网课,没想到孩子就借机在直播平台上消费。

  陈女士说,尽管虎牙平台的客服人员表示可以进行核实是否为未成年人消费,但最终想要拿回退费,还需要她答应一个条件。

  陈女士前后多次与“虎牙直播”平台进行沟通,但截至记者发稿前,她还没有收到虎牙平台任何的退费。

  最高法:未成年人网友充值可退还

  据记者梳理,近期安徽、吉林、河北、广东等地都出现了类似的案例,针对这些案例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指导意见,明确疫情期间未成年人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网游消费,可以申请退费。

  据最高人民法院介绍,按照我国民法总则规定,不满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践中涉及网络打赏等问题的多数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未经其监护人同意,参与网络付费游戏或者网络直播平台“打赏”支出与其年龄、智力不相适应的款项,监护人请求网络服务提供者返还该款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据北京阳光消费大数据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1日至5月26日,共监测到有关网课、网游和网络打赏等舆情信息2072233条。其中,网课舆情信息1043735条,占比50.37%;网游舆情信息791746条,占比38.21%;网络打赏舆情信息236752条,占比11.42%。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 陈音江:从舆情的情况来反映就是说,明明前台运行着网课,后台却运行着网游,随着网课的增多,而导致这一种网游的这一种投诉纠纷这种增多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

  部分平台推出“免费网课”借机推广网游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一些网络平台利用免费提供的上网课渠道,向未成年人推广网络游戏。

  据“虎牙直播”网址的信息显示:“虎牙直播”是以游戏直播为主的弹幕式互动直播平台,累计注册用户2亿。

  以游戏类、社交类服务为主的“虎牙直播”,在今年2月初发布公告称:“停课不停学,为广大师生提供坚实的技术支持与一站式教学服务。”

  今年4月初,记者在没有注册的情况下登录“虎牙直播”平台的手机App,进入页面的第一步便弹出了各种网游的兴趣选项。该平台页面上方的栏目版块,被冠以诸如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网游、二次元、颜值、交友的版块,而名为“一起学”的栏目被放置在了最后。也就是说,想要在虎牙平台进行网络学习,先要浏览大量游戏、交友的信息。

  记者进入“一起学”栏目中“在线课堂”的子栏目,找到了其免费提供的网络课堂,内容涵盖初高中和小学各年级,点击便可以观看。在这些所谓免费的网课中,记者却发现大量被精心包装的游戏广告。

  在一个名为“学而思网校二年级”的直播间,虎牙直播了提供的网友互动版,名为 “主播动态”,其中名为“三千牧神记”的网游广告十分醒目,点击页面就被跳转到游戏的界面,该游戏直接使用微信、QQ等方式便可快速登录,页面还提供了大量游戏道具的消费选项。在“虎牙直播”的电脑网页版中记者发现,在其提供的网课栏目的页面中,网游广告更是比比皆是。

  在面向未成年人提供网课的网络平台,为何出现大量的网游,记者尝试与“虎牙直播”进行沟通,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中心副主任 唐亮:它推送的课程、学习的内容是面向未成年人这样的一个群体,那么和平台内容相关的版面、相应的推荐的模块,就应该通过人工审核加上这种智能算法的方式,显著地区分开来。如果出现这些游戏,或者是不适合青少年接触的这些信息内容,很可能背后是有一些利益的这种推送,或者是引导未成年人去点击等等,明显体现出来作为平台它缺失了相应的这种审核和过滤的责任。

  同样是以游戏直播为主的“斗鱼平台”,记者也发现了几乎一致的情况,该平台提供了“教育”栏目,但在面向未成年人提供的网络课堂中,网游广告、网络小说等被放置在页面中醒目的位置,用户点击就可以跳转。

  直播平台开设在线教育 亟待完善监管空白

  有相关学者表示,以社交、游戏类为主业的网络平台开设在线教育版块目前尚处于监管的空白,亟待完善相关管理规定,莫让免费网课成为不良内容推广的土壤。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中心副主任 唐亮:目前对于什么样的平台可以开网课,什么样的平台不可以,还没有明确的一个法律上的界定。有一些经营许可,或者是文化经营许可、视听服务经营许可等等,直播等等也可以。目前也存在把这些这种在线教育的形式融合到自己平台上的这种情况。

  据记者梳理,为治理在线教育的发展,自2018年以来,教育部联合多部门先后印发《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学习类App中严禁色情暴力、网络游戏等行为。而在相关的规定中,对诸如社交类直播平台,开设在线教育的版块是否属于“学习类App”尚没有明确定义,对其监管也处于真空地带。

  国务院参事、北京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 甄贞:因为有很多平台它实际上建起来了以后,可能它更多的为了盈利或者怎么样,哪些节目哪些项目更吸引人,更能够拴住人,它可能就放上去什么,而不考虑这个东西整个东西是否适合青少年。国家的规定、公序良俗你总得遵守,所以我是觉得能不能加强平台管理者的一个责任,一旦发生这种问题的话,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追责的机制。

  调查中记者发现,在“虎牙直播”平台中,用户要想点击“一起学”版块,要手动翻页,例如交友、颜值、二次元这样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的内容也不得不浏览,其中不乏涉及性暗示、性诱惑的直播内容,对此,有法律学者呼吁,网络直播平台应该主动履行责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莫把网课、网络教育作为给自己增加流量的“伎俩”。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平台内部的这种管理的制度也好,包括适用法律也好,也应当完全适用以前的这些法律法规,包括网络安全法,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内的所有的法律,不能说换了一个平台,换了一种类型,以前的东西全作废了,不是这样,而是要更好地落实才行。“互联网+”如果没有进到法治轨道,“互联网+教育”其实还不如不要,因为它反倒害了孩子。 (总台央视记者 马力)原文链接:http://m.news.cctv.com/2020/06/08/ARTIoqFn2H6rjUhmcVabpSK7200608.s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如何阻止“熊孩子”大额充值打赏?

    如何阻止“熊孩子”大额充值打赏?

  • 央视报道:部分平台推出“免费网课”借机推广

    央视报道:部分平台推出“免费网课”借机推广

  • 消费者对智能门锁满意度不高

    消费者对智能门锁满意度不高

  • 认为智能门锁非常安全者不足一成

    认为智能门锁非常安全者不足一成

ICP备案号:京ICP备18023807号-1